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 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<br />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<br />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<br />
 <br />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 <br />

借粮湖位于“千湖之省”——湖北的沙洋县毛李镇,水域面积5万余亩,往西5公里便是湖北的第三大湖泊——长湖,横跨荆州、荆门、潜江三地。
相传在一个久远的年代,因天干无雨,别处都闹着饥荒,唯独借粮湖一带老百姓凭借充足水源,粮食喜获丰收。本地一在外地为官的举人看到自己管辖内的人民陆续饥饿而死,便回家乡,向乡民借粮赈灾,善良的人们倾情相助。举人便用一艘艘小木船满载粮食经过潜江入长江,运到举人做官的地方,使当地人民度过饥荒,于是人们便称这湖为“借粮湖”。
湖中央有一2平方公里的小岛,因酷似鹳形,被称为老鹳嘴,岛上住着二十来户人家,小木船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工具。小岛上阡陌纵横,田畴平旷,白墙红瓦,鸡犬相闻,漫步其间,恍若仙境。

现在,但凡有点名气的地方都看得见商业开发的触角,唯独这里还保留着一份纯真与自然,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也许有一天,柴油动力的渡轮会被飞驰的豪华快艇代替,乡间泥泞的小路会被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代替,也许宁静的村庄会变得人声鼎沸......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也许,但愿借粮湖,但愿老鹳嘴能守得住那份宁静,成为永远的梦里水乡。